IG,CHINA 2018展会倒计时: 已报名企业: 北京天海工业有限公司   中集安瑞科控股有限公司   查特深冷工程系统(常州)有限公司   山东索尔特种装备有限公司   浙江普阳深冷装备有限公司   山东丰龙高压气瓶有限公司   浙江威能消防器材股份有限公司   江苏深绿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   常州旷达威德机械有限公司   四川金科深冷设备工程有限公司   成都深冷液化设备有限公司   宜兴华威封头有限公司   广东华南特种气体研究所有限公司   四川空分设备(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烟台冰轮股份有限公司   苏州制氧机有限责任公司   雷舸(上海)贸易有限公司   蚌埠市鸿申特种气体压缩机厂   四川成都空分配套阀门有限公司   山东华宸高压容器制造有限公司   "SIAD Macchine Impianti S.p.A.世亚德机械工程(杭州)有限公司"   山东鑫昊特种装备股份有限公司   宁波三安制阀有限公司   Rare Gases International Group(ICEBLICK LTD.)   南通龙鹰真空泵业有限公司   四川省简阳市川力机械制造有限责任公司   北京京城压缩机有限公司   青岛瑞丰气体有限公司   丹阳市飞轮气体阀门有限公司   北京久兴隆自动化系统设备有限公司   上海洪远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宁波明欣化工机械有限责任公司   苏州新锐低温设备有限公司   永康市鹰鹏化工机械有限公司   杭州福斯达实业集团有限公司   天津凯德实业有限公司   苏州市兴鲁空分设备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捷锐企业(上海)有限公司   宁波富华阀门有限公司   江苏华东空分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四川泰博流体科技有限公司   GLOBAL GASES MALAYSIA SDN BHD/ 南京格鲁博气体有限公司   四川诚德机械有限公司   重庆中容石化机械制造有限公司   博雷(中国)控制系统有限公司   珠海共同低碳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成都朗瑞深冷科技有限公司   北京三亿亿亿超低温技术有限责任公司   上海恒业化工有限公司   上海昶艾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江苏恒久机械有限公司   上海臻毅流体控制设备有限公司   大连海鑫化工有限公司   上海敦阳流体设备有限公司   厦门德尔斯威流体控制有限公司   成都成航工业安全系统有限责任公司   浙江元曜阀业有限公司   洛阳市建龙化工有限公司   上海汉洛珂阀门有限公司   成都约克仪器仪表有限公司   上海豫沪实业有限公司   沈阳斯林达安科新技术有限公司   北京金凯威通用机械有限公司   上海联优机械科技有限公司   北京泰来华顿低温设备有限公司   北京威尔卡自控阀门有限责任公司   济南德洋低温科技有限公司   浙江费玺尔流体设备有限公司   罗达莱克斯阀门(上海)有限公司   河北思科德低温设备有限公司   浙江(金盾)消防器材有限公司   上海快欧机械设备有限公司   SILICA VERFAHRENSTECHNIK GMBH   上海都可电子有限公司   广西柳州海湾恒日化工气体有限公司   杭州台连气体设备有限公司   山东省建设高压容器有限公司   上海轩轾机电设备有限公司   宁波威锐流体科技有限公司   北京广厦大鑫石化设备有限公司   格莱克斯化工(大连)有限公司   维萨拉(北京)测量技术有限公司   抚顺洁能科技有限公司   北京汇知机电设备有限责任公司   爱尔兰AGC仪器有限公司北京代表处(北京爱哲思科技有限公司)   杭州布朗低温设备有限公司   丹阳市茅东空分气体设备有限公司   科莱斯达低温设备(杭州)有限公司   四川天一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四川新兰石机电设备有限责任公司   克莱普(杭州)气体设备有限公司   沈阳航天新光低温容器制造有限责任公司/沈阳航天新光压力容器有限公司   大连圣迈化学有限公司   上海华爱色谱分析技术有限公司   先普半导体技术(上海)有限公司   北京天高隔膜压缩机有限公司   密析尔仪表(上海)有限公司   上海联好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凯迈(洛阳)气源有限公司   "FIBA TECHNOLOGIES, LNC美商飞佰压力容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台湾分公司"   舟山市富民气体设备有限公司   沈阳美托材料科技有限公司   上虞正欣压力容器有限公司   沈阳纪维应用技术有限公司   邯郸净化设备研究所   中国船舶重工集团公司第七一八研究所   中鼎阀业(南京)有限公司   南京汉鸿自动化设备有限公司   北京科泰克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成都仪器厂   上海瀚元流体设备有限公司   无锡市奇能焊接系统有限公司   浙江宝纳钢管有限公司   陕西超越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青岛亨利压力容器有限公司   大连理工安全装备有限公司   杭州克柔姆色谱科技有限公司   四川兰天低温技术开发有限公司   上海奇琳实业有限公司   北京市西比仪器有限责任公司   大连三达气体净化技术有限公司   新乡市赛特钢瓶有限公司   福建启胜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成都中科普瑞净化设备有限公司   北京金海鑫压力容器制造有限公司   "长沙咸吉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 常州维特商贸有限公司"   MACRO TECHNOLOGIES, LLC.   北京熊川阀门制造有限公司   江西气体压缩机有限公司   广州市拔萃贸易有限公司   四川万德气体分析科技发展有限责任公司   "杭州朗曼流体科技有限公司 罗曼塞立格配件有限公司"   上海百图低温阀门有限公司   四川天采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山东新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北京北大先锋科技有限公司   安徽汇昌新材料有限公司   派石新能源技术开发(北京)有限公司   南京聚力纤维材料有限公司   Southland Sensing Ltd.   连云港远洋流体装卸设备有限公司   普罗泰新(北京)压缩机有限公司
经历价高 “严冬”之后 LNG重卡受重创
信息发布日期: 2018-05-03
 

 

2018年延续2017年的严格环保督查,排污废气废水等都严格要求,即使已经把燃煤锅炉改为燃气锅炉,但是本身产业污染严重,排废气废水等污染物不达标的工厂也不允许开工生产。于是,LNG终端大受打击,一方面下游工厂开工不足,“煤改气”的效果表现不佳,工业用户需求不如去年同期;另一方面因为工厂开工不足,物流市场需求疲软,运费一跌再跌,重卡收入根本不足以支撑运营成本,因此造成重卡市场销售不佳。

 

2017年购买LNG重卡的司机,心情也跟着LNG价格坐了次过山车,2017年1-9月天然气重卡的销量较去年同期上涨了5倍多,超过了历史上销量最好的2014年整年的数据。但是随着冬季气价波动的到来,2017年刚买天然气重卡的用户损失惨重。其后的销售压力更是与日俱增,有些司机宁愿不提车也不想面临高额的贷款压力。

 

而经历了2017年冬季的供不应求,对所有天然气下游都是当头一棒,上下游一片迷茫,未来天然气市场何去何从,LNG供应能否稳定,都是重卡司机需要考虑的问题,冬季入不敷出,甚至一车能求无法维持基本运营,使很多用户望而却步,至少要看看2018年集中供暖时期天然气的供应与价格表现后才敢继续入坑。

 

不过据分析,吸取了2017年的教训,2018年我国会积极增加天然气供应,同时有序推进“煤改气”,冬季不会像去年一样出现严重“气荒”,使天然气供应和价格都处于稳定的区间,毕竟这次气价的疯涨给经销商和卡车司机都造成了不小的打击,难免有一些LNG车型的车主会转向柴油车。LNG重卡市场想要重现繁荣势必将还有一个恢复的过程。

 

虽然目前LNG经济优势仍有,但是据观察高速上行驶基本都是柴油重卡。跟大车司机了解,他们表示相比LNG重卡他们还是更青睐柴油重卡,主要是因为在LNG续航能力有限的情况下,加气配套基础设施建设尚不完善,造成加气困难。

 

LNG重卡推广的广度和深度都会受限。在政府对新能源汽车的扶持下,公交、客运、出租车等用气主体车辆减少,用电车辆增加。LNG重卡用户减少,与此同时,加气站建设停滞,车辆发展与加气站建设的良性互动停摆。如同“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难题难以解决。

 

LNG重卡如何重拾信心?

 

尽管专家们有理有据地给出了形势向好的判断,但“一遭被蛇咬、十年怕井绳”,2017年刚刚火起来的LNG重卡行业在遭遇当头一棒之后,显然还没有缓过神儿来,无论厂家、经销商还是终端用户都陷入一团迷茫。

 

厂家、经销商、用户依然“谈气色变”

 

“我们去年在货源紧张的情况下,一个月最多的时候卖出去500辆燃气车,不过在10月中旬的时候销量直线下降,现在燃气车的销售基本停滞了,最近四个月才卖出去5辆左右。”中航展销商用车公司总经理崔俊文告诉记者,他们库房里还有230辆燃气车没卖出去,押着1个多亿的资金,压力非常大,不过最令他头疼的还是接下来如何应对。

 

按照行业惯例,重卡厂家的第二年产量多参考经销商当年提前下单的数量,但是明年究竟预定多少燃油车和燃气车呢?崔俊文无奈地表示,已经看不懂气价、不会排产了。崔俊文所在的山西晋中地区因为气源丰富,应该是以燃气车为主导的,但是因为气价上涨,近来销售的全是燃油车。如果多订燃油车,一旦明年气价大幅下降,油车肯定卖不出去;但是如果气价没有回落到很有优势的价位,燃油车就会变成销售主力,“这个订单怎么下,比例怎么确定,气价忽高忽低真是没法儿弄,我们没主意,厂家也犯难。”

 

“气价是回落了,但是好转得不明显,用户都在观望不敢买车,经销商也不敢报计划,搞得厂家也不敢储备生产。”在吕梁环优汽车贸易有限公司总经理鹿补山看来,不管是代理商还是用户当下都存在几个顾虑:气荒会不会年年有?今年会持续到什么时间?气荒结束后,LNG价格会降到什么水平?

 

鹿补山介绍,去年LNG重卡之所以卖得那么好,主要是因为气价一直稳定在3块多/公斤,与油价相比有很大优势,“气油价差至少要在1块钱左右,燃气车才会有市场。”但目前不仅“煤改气”力度大,出于环保考虑,工厂生产等很多领域对天然气的需求量也很大,LNG价格最终会稳定在多少呢?“不可回避的是,还有很多司机是去小加油站加油的,那里0号柴油的价格只有4块多/公斤,如果LNG价格落不到4块钱以下,用户还会买账吗?”

 

去年刚刚入手4辆LNG重卡的郝春锋就明确告诉记者,不会再买燃气车。他的车刚买没几个月就赶上气价上涨,没办法从11月一直停运到现在,如果年后气价能稳定在6块多/公斤,尽管依然比油价高,但他还是会勉强把燃气车跑起来,毕竟还都是新车,如果运价能高点还可以接受。“但现在工业用气也很多,我判断气价不会再降到去年那么低的价格了,而且气车小毛病也多,我是不会再买LNG车了。”

 

天津瑞铭货运代理有限公司的6辆LNG重卡也停了几个月了,负责人李铭对此显然也信心不足,“年后看看气价再说吧,不过今年我们肯定不会采购燃气车了,要等到冬天看看是否还有气荒,如果情况好,至少也要等后年才会考虑燃气车。之前采购的10辆LNG重卡,白扔了10万定金全退了,以后对待燃气车得更加谨慎了。”

 

市场恢复有待时日,但不能因噎废食

 

李永昌判断,气价波动只是暂时的,国际上天然气供大于求的大趋势没有变,经过这次气荒的经验教训,国家无论从进口、储气设施建设等各方面已经全方位跟进,未来必然向好。但LNG重卡市场的复苏的确需要一个过程,今年1、2季度开始复苏,3、4季度市场信心会得到进一步恢复,“毕竟从经济成本和环保角度考虑,燃气车仍然是重要趋势。”

 

“燃气车的比重未来会越来越大,这是厂家、经销商和用户达成的共识,只是此番气荒会使燃气车推广的脚步放缓一些。开春了,肯定有一部分打算买或者更换燃气车的用户,要转向燃油车。”鹿补山补充道。

 

农工民主党北京天然气汽车课题组组长洪讵则给出了一些建议,他认为尽管未来天然气的供给会增加,但是煤改气、油改气、天然气发电、工业用气的需求量都在增加,很可能出现资源抢夺,国家如果不出面干预的话,LNG 重卡市场还会处于一种战战兢兢的状态。如果能从能源分配、规划的更高层面,给车用天然气一些政策保障,会更有助于燃气车的发展。

 

“打个比方,不能有气的时候卖出10万辆LNG重卡,但是气价一涨,就有8万辆车无法运营,这不仅失信于市场,也会造车卡车用户的经济困难,不是市场经济该出现的状况。燃气车既然已经是认定的方向,就不能走两步又倒退一步。” 洪讵更直言,去年冬天的气荒实质是管道气紧张,不得已用LNG补位造成的LNG价格上涨,但LNG冷冻去杂质的加工成本明显高于管道气,用车用的LNG来弥补管道气的缺口实际上也是一种资源的浪费。

 

“这次气荒的确给终端用户带来了不小的打击,但从另一个角度看也不完全是坏事。这次气荒将我国天然气产业发展的深层次问题全部暴露出来,也受到了高层的高度重视,这将更利于天然气相关产业的长期发展,包括燃气车在内的相关细分市场不可因噎废食。”景春梅说道。(中国汽车报)

 

(文章来源:东方财富网)

会员登录
账号:
密码: